当前位置:海南蹄一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生活暗示女人出轨的深奥句子,出轨女人的悔恨(2)
暗示女人出轨的深奥句子,出轨女人的悔恨(2)
2022-09-21

这一次,利军只是象征性地问了问,并没有再外出寻找。

利军知道,艳芳在外边肯定是有人了。看来,癞蛤蟆只是癞蛤蟆,真的留不住白天鹅。

天鹅飞了虽然心疼,可还有比这更心疼的,孩子这么小咋办?大的上小学,小的才上幼儿园,抚养子女的任务繁重。他一个人要干活,要领孩子,还要做家务。一想起这些,利军的头霎时变得比斗还大。

正在发愁的时候,隔壁红丽找利军商量收麦的事。

村里人都用利军的收割机收麦子,主要原因是能赊账,还不用到村外去截。

红丽的丈夫叫陈强,是利军的换帖哥们,常年在省城打工。今年因为工作忙,打电话说麦收不回家了,叫红丽找利军把麦子收了,不出地头就卖了,省得翻过来晒过去地麻烦。

红丽刚跟利军说完收麦的事,就看见洗衣盆里泡着一大堆小孩的脏衣服,已经散发异味了。

红丽说,一个大男人带孩子真不容易,家里没有女人哪行啊。说完,主动把那些把脏衣服洗了,完了扔洗衣机里甩干,十几分钟就解决了问题。

第二天,利军帮红丽收了麦子,没收红丽一分钱。

红丽一有空就帮利军父子洗衣服,利军也经常帮红丽忙农活。利军觉得红丽贤惠,红丽觉得利军能干,两人各取所需,互相欣赏,一来二去,就突破了做邻居的底线。

农活不忙的时候,俩人就像情侣似的往城市跑,逛商场,开房间,玩几天再回村。

利军每次去都借口谈生意修机器配零件,把俩孩子交给爸爸。至于去谈什么修什么配什么,只有他和红丽知道。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第二年,就有风言风语传到了陈强耳朵里。

有铁哥们说,你再不管管,红丽就成别人的媳妇了。

陈强将信将疑,就准备回去。

艳芳先一步回到了家里。

利军的态度不热不冷的,连离家出走也没当回事,只当艳芳出去串了几天门,不咸不淡地问了几句。本来就没指望问出什么,实际上也真是问不出什么。利军知道,艳芳离家出走这么长时间肯定没好事,但他故意不说破,装憨卖傻地跟艳芳一如既往过日子。

艳芳见利军不问,还疑惑了几天,之后也没说啥。

这天,利军接到了红丽的电话。

红丽说,你有了新欢,就忘了旧好,艳芳一回来你就不理人家了。人家想你了,今天晚上你一定得来一趟。

晚上,利军对艳芳说要找个朋友谈点事,就离开自己家,去了隔壁。

两人刚到屋里,门就被推开了。陈强抡着棍子进来,逮着利军就是一顿暴打。

利军挨了打也不敢出声,好不容易挣脱了陈强,想往门外跑,却被红丽拽住了。

陈强把屋门反锁,用棍逼着利军,先是骂了利军的祖宗八代,又从兄弟道义上声讨一番,最后又问利军怎么办?

利军说,我做错了,你说咋办?

陈强说,拿20万,咱们两清。

利军说,你杀了我吧。

陈强说,最少10万。

利军说,要杀要剐随你。

陈强又打了利军一顿,问,你能出多少?

利军说,我只能出一万。我今年买了收割机、盖了房,手里早就没钱了,就是给你一万,我也得去借。

陈强说,想得美,不中!咱到街上说去,叫街坊邻居评评理。我听说艳芳也回来了,叫艳芳也说说该咋办?

利军说,你闹吧,闹得越厉害,你越拿不到钱。顶多出出气,我也顶多丢丢人。

陈强气坏了,又是一顿打,利军几乎被打瘫了。

红丽悄悄对陈强说,别再打了,伤在咱家死在咱家都不好。叫他走吧。回家找钱,反正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陈强叫利军回去准备五万,少一分也不行。

利军像是浑身骨头都断了,躺在地上,身体软得像面条。

听说放他走,既不敢给艳芳打电话,也不敢给爸爸打,而是把电话打给了三姐。三姐家距离杜庄三里远。

艳芳一夜没见着利军。第二天早上,打利军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三姐。

在三姐家,艳芳什么都知道了。

利军哭得像琉璃喇叭,痛骂自己是混账王八蛋,一时糊涂,鬼迷心窍,做了猪狗不如的错事,恳求艳芳原谅自己,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艳芳笑了笑,淡淡地说,何必这么作贱自己呢?虽然你该打,但又不完全是你的问题。

利军疑惑地看着艳芳。

艳芳分析说,之前的事说不准,但是,昨晚这个事,他俩肯定是串通一气等你上钩。目的很明确,就是要你的钱。虽然我也很烦你,但是,红丽和陈强的这种做法,更叫人恶心。

艳芳从三姐家回去,路过陈强家门口,碰见陈强和红丽在等她。

陈强阴沉着脸说,告诉利军,快点准备钱。

红丽阴阳怪气地说陈强,人家是不是利军的媳妇还两说呢,都跑出去两回了。

艳芳说,你自己是什么干净货?为了钱,玩仙人跳,是人干的不是?

话不投机,两人吵了起来。

吵着吵着,竟然动起了手。

红丽的嫂子正好路过,嘴里一边咋呼着,哎呀,千年搁亲万年搁邻,咋打起来了。一边拉住艳芳的胳膊,拉偏架。

俩人配合默契,把艳芳撂倒在地,红丽又是跺又是打,竟然打得艳芳尾椎骨骨折。

利军夫妻俩住进了同一间病房。

利军鼓了几次勇气,对艳芳说,我想了很多天,怎么也想不明白,咱俩这婚姻,到底出什么问题了。你也别骗我,也别让我瞎猜,就说说你这两次都去哪儿了,跟哪个男人在一起了。

艳芳说,好吧,说了就安心了。不管咱俩能走到哪一步,都得让你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艳芳从自己在职高的那一段恋情说起,说到结婚后的第一次出走。

那一次,艳芳下决心要做一个自由的女人,做一个为爱活着的女人。她到了上海,发现李伟真的已经当上一家大公司的中层领导了。李伟把艳芳安排到公司上班,并且把她带到了自己的住处。

艳芳本来以为自己结了婚,有了孩子,李伟一定不会把自己当回事了。谁知李伟的感情还是那么炽热,就像熊熊燃烧的大火,把艳芳烧得昏了头。

为了表示对李伟的忠贞,艳芳停用了原来的QQ号,换了手机号,一年之中只给父母报过一次平安。她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死心塌地跟李伟过日子。

但是好景不长,半年后,艳芳敏感地发现,李伟开始冷落自己了,经常借口工作忙而夜不归宿。艳芳原本以为李伟确实在忙工作,还十分心疼他。一次,她半夜睡不着觉,溜达到了公司门口,准备给李伟送点夜宵,恰好看见李伟走出公司大门,搂着一个漂亮的女孩上了汽车,扬长而去。

艳芳懵了,就像五雷轰顶,失魂落魄。

她给李伟打了个电话。

李伟说,正在单位加班呢,没事别来电话,影响不好。然后就挂断了。

艳芳又拨了几次,李伟没接。

艳芳回到住处,给李伟发了一条短信,你是我见过的最无耻的渣男。

然后收拾了东西,连夜回了杜庄。

利军感慨说,人是会变的,我们都会变。

接着又问,第二次出走又是怎么回事儿?

艳芳说,第二次还是因为李伟。我第一次去上海三个月后,李伟就跟那个女同事好上了。李伟当时瞒着我,直到被我发现。李伟后来给我打电话,说他没有变心,只是逢场作戏的商业行为,叫我别往心里去。还说经商如演戏,谁演得好谁就能挣钱。我一直半信半疑。

三年后,他又给我来电话,说他一直爱着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让我再去上海看看他。他要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他李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直到有一天他跟我发过毒誓以后,我又相信了,就又去上海找他。

其实,他跟女同事本来好好的,后来新任总经理横插一杠,女同事移情别恋,放了李伟鸽子,李伟才又想起了我。可笑的是,我完全被蒙在鼓里,对这些情况一无所知。

第二次到上海后,我们又过了一段快乐的日子。但是,人的本性是变不了的。李伟当上公司副总以后,又跟一个女客户鬼混在一起了。

这次被我发现后,李伟竟然恬不知耻地说,不是他要骗我,而是因为之前我背叛了他,他要报复我,让我也尝尝遭遇背叛的滋味。

我哭了,哭完又笑了,就这样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地过了一天一夜。然后,我又懵懵懂懂地坐上火车,又回了杜庄。

我原打算回来看看孩子,看看你,看看公公,再给婆婆上个坟,然后就走。回来后我发现,自己真没脸呆下去了。婆婆因为我撒手尘寰;你因为我受苦受累不说,还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孩子们也缺少母爱。对不起了,利军。

利军低着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一天,利军外出买饭,回来后发现,病床空空如也。艳芳给他留了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对不起,利军,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离开你。我们本来不会有交集,只是因为我的一个荒唐举动,才组建了这个家。这些过错都是我造成的,我就是个扫帚星,只会给这个家带来灾祸。我实在没有勇气面对你和孩子,也没脸面对公公。你要把他们照顾好。我走了,别再想我,你应该过新的生活,应该找个更好的爱人。祝你幸福。

利军放下食品袋,立马给艳芳打电话。电话响了很久,接通了,但艳芳没有说话,电话里传来悠长的汽笛声。

利军跑出医院,截了一辆出租车,急切地说,快点师傅,马上赶到火车站,我有急事。

(图片来自今日头条免费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