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海南蹄一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宠物我可不可以不再做铁笼里的纯种狗?
我可不可以不再做铁笼里的纯种狗?
2023-01-20

我没有见过蓝天上划过的飞机,没有见过入夜后的漫漫星空,没有湖水波澜泛起的点点银光,没有见过落雨轻盈画出的涟漪细纹。因为我是一只生活在狗场里的纯种犬,一生只做一件事——繁殖。如果有来生,我不愿再成为一只纯种狗。

我叫步步,一只刚从狗场出来的纯种犬,我一生大部分时间都被关在笼子里,没有疼爱自己的主人,不能享受陪着主人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的感觉。

每当我们发情,就被拉去配种,然后回到笼子里等幼崽出生,我们活着的唯一价值就是用来生产幼崽。

当我们老去,会在难产中死去,或被狗场的人处理掉,然后被新的种犬取代。

我有一个折耳朋友,可是它们都有机会出现某程度的骨骼及关节病变。

还有斗牛梗,以前它们头型还很正常,却被人为培育成现在的样子,据说是为了提升咬合力,使得头骨更大。

很多人刻意让我们近亲繁殖,这样生出来的狗宝宝保持着我们的体型和外貌。在宠物店里能卖出一个很好的价钱。其实血统不纯,甚至是混种的狗狗一样很好看呀。

就像这只杜宾与腊肠的混种

这是柯基和大麦町的混种。

比特犬和哈士奇的混种。

柯基和拉布拉多的混种。

金毛和腊肠的混种。

其实混种狗与纯种的狗狗一样乖巧可爱。如果有更多的人不再那么重视血统,无论什么狗狗都将其视为家人一样对待,我相信将不会再有那么多的狗狗被关在铁笼里。